媒体工大
首页>> 媒体工大>> 正文
南方都市报:仅6%受访数据专业学生深入了解政府数据开放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03-14 AA15 版 作者:张雨亭 袁炯贤 罗韵 编辑:朱小翠

南都针对政府数据开放社会认知度展开调查

仅6%受访数据专业学生深入了解政府数据开放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3月14日       版次:AA15   作者:

天龙八部私服网 www.rtospk.cn  

 

 

 

 

 

 

全国两会·智库报告

政府数据开放准备度之四公众认知篇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开放政府数据,不仅是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手段,也是贯通公众参与社会治理的渠道,创新社会治理的方式。不少政策在提到“政府数据开放”时阐述要“构建政府和社会互动的信息采集、共享和应用机制”,“鼓励社会各方对政务数据资源进行深度挖掘和增值利用”……公众在参与以及推动政府数据开放进程中角色的相当重要,而公众的认知程度直接影响着政府数据开放的价值。本期“政府数据开放准备度”以“公众认知”为主题,并针对广东8所高校的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专业学生进行定向问卷调查,探究他们对“政府数据”的认知与应用实践。

公众对政府数据仍存“数商短板”

南都大数据研究院去年曾经面向800多名广东市民展开调查,收集他们对政府数据的心声与需求。调查显示,表示会访问政府统一的数据开放平台的受访者不足四成,七成多受访者称他们搜索政府数据的主要动因是日常事务办理而非对数据的开发再利用。另外,有高校研究者做过类似调查,中国科学院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教授刘红在一项针对硕士研究生对政府数据开放的认知度研究中发现,76.4%的学生不知道如何下载政府数据。刘红认为,受访硕士研究生对政府数据开放的概念认知还停留在“政府信息公开”概念层面;面对政府数据开放后可能面临的数据安全问题,研究生们没有足够的重视。

对政府数据的充分理解和使用,需要一定的“数商”。“数商”概念由大数据专家涂子沛提出,其将“数商”细分为七种具体的能力,包括记录数据的能力、整理数据的能力、组织数据的能力、保存数据的能力、搜索数据、洞察数据以及控制数据的能力。“个人发展越来越取决于能否在数据海洋里清楚辨明方向,是否善于快速找到需要的信息”,“不具备数据思维、没有数商的人,往往容易陷入‘幸存者偏差’——— 即当取得信息的渠道仅来自于幸存者时,这条信息可能会存在与实际情况不同的偏差。”

南都及刘红教授之前的两项调查表明,公众对于政府数据的认知和利用仍存在“数商短板”。

四成受访学生称找不到需求数据

那么,目前正在接受数据科学基础知识与技能培养的一批学生,他们对政府数据的认知和实践是怎样的?南都大数据研究院于今年2月底至3月初,针对广东省已获批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专业的高校学生进行定向问卷调查,涉及8所高校该专业的大一大二学生,共采集有效样本437份。调查发现,36.2%的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专业受访学生从未听过“政府数据开放”概念,有初步了解的占比57.6%,深入了解过“政府数据开放”的占比不到7%(6.27%),仅2.1%的学生参与过与政府数据有关的工作、课题或项目。

对于如果需要使用政府数据,会从哪里获取?受访学生提得最多的是政府官网、政府统一的数据开放平台,占比分别为66.8%与56.7%,说明对政府官方数据开放渠道的需求较大。曾尝试获取政府数据的受访学生,40 .6%表示找不到与需求相符的数据,申请许可、复杂认证等程序性内容也会阻碍他们继续开拓,而找不到求助渠道或求助无回应也是受访者较多提到的困难。在数据应用方面,调查显示,数据信息不完整且数据量较小、数据笼统且缺失值多、数据集单一且缺乏关联项,是学生们在政府数据实际应用中遇到的主要问题。相较于政府数据的其他属性,超四成受访学生表示更重视政府数据的准确性,其次是数据的时效性与完整性。

建议将数据素养培养推进课堂

调研发现,实战经验少是学生们的普遍弱势。近七成受访学生认为自身的数据挖掘分析、应用开发等技术能力较为欠缺。此外,自身的数据资源获取能力以及数据科学相关理论知识也较欠缺。这或许与受访学生为大一、大二群体有关,目前所学尚不深入,如广东工业大学自动化学院物联网与大数据系主任张浩川介绍,这个阶段,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专业本科生更多是学习基础原理。

不过,近七成受访学生表示未来会主动关注“政府数据开放”消息。对于如何提升公众对政府数据开放的认知度、参与度,刘红教授认为,需要教育、宣传以及引导,“要让公众意识到数据对于生活产生的影响,要给不同文化层次的人进行灌输,引导他们维护数据、利用数据。”

涂子沛则建议把数据意识、数据素养的培养推进小学课堂、中学课堂、大学课堂,让大众更加重视获取数据的能力。他在其著作《数文明》中解读认为,“在数文明的时代,通过记录赋能,个人会成为高能个体,一个具备数据意识、数据头脑和数据技能的数据公民更容易获得成功。”

汕头大学工学院计算机系主任姜大志也表示,高校需要积极引导学生关注政府开放数据,逐步建立学生用数据服务社会的意识,并且加强信息安全教育。

建言

全国人大代表、致公党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邵志清:

市场主体对数据需求更强烈,政府应加快开放进程

全国人大代表、致公党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邵志清说,从政府处获取信息和数据,对社会而言包含两个层面:一是政府信息公开,解决公众的知情权问题;二是数据开放,解决的是资源利用问题。公众参与更多的是信息公开,市场参与更多的是数据开放。市场主体对政府数据需求更强烈,但怎么保障数据安全准备得还不够充分。政府应加快开放进程,加快制订制度保障。市场主体要利用好公共数据资源,一方面是创新利用,另一方面就是强化保障数据安全。

声音

国外怎么做?支持“开放式创新”

国外在提高公众对政府数据的认知度及参与度方面有什么经验?主要研究国内外开放式创新模式的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在读博士袁千里总结了几个方面。一是加大宣传政府数据开放以及开放式创新的好处,加深公众的认识和理解,触发参与兴趣;二是针对性培养参与者的能力,比如通过工作坊、培训课等方式来加强,“例如美国各地都会举行开放式创新活动,包括BigApps数据应用大赛、创新大赛等,逐渐形成一些非政府团体与开放式创新平台推广模式”。袁千里介绍,如Codefor America在全美76个城市建立地方团队,组织有技术能力并有意愿参与公共事务的人来利用政府开放数据进行创新;Challenge.gov则是美国联邦政府建立的开放式创新平台,政府部门在平台上抛出管理问题,提供相应奖金,让社会公众尝试提供解决方案。

“这些团队会编写指导手册,帮助开放式创新模式逐步成型。同时,社会公众通过此类活动可以了解政府数据开放的意义,加深了解数据价值,意识到自己提高政府管理的潜在能力,未来或更积极地参与到政府数据开放与应用中。”袁千里说。

课题说明

“政府数据开放”对提高政府透明度及效率,创新驱动经济发展的价值毋庸置疑,今年全国两会已有多位代表委员为此建言献策。为观察研判现状,南都大数据研究院聚焦“政府数据开放准备度”,从政策保障、社会认知、学术理论、人才储备、企业应用等围绕政府数据开放的“基础条件”出发展开系列数据调研报道,探讨准备度如何?改进空间在哪?助力各地政府数据开放向纵深发展。首期以31省份170份政策文件为样本观察政府数据开放政策保障,第二期分析1053篇文献探讨学术理论热点以及未来研究方向,第三期分析数据人才培养情况。

网址链接:http://epaper.oeeee.com/epaper/A/html/2019-03/14/content_7658.htm